金庸逆穿越(10)

作者:柏西达 字数:7696 前文链接:

(十)全真剑法,练到毒发!(上)

一声声轻轻啜泣,吵醒了我。钻进睡袋,躺了一晚地板,腰骨都硬了——

昨夜我和仪琳从游戏里『逆穿越』回来,同行者更包括不请自来的东方不败、 任盈盈两义姐妹。

在光明顶,又逃跑又被困又战斗,我们四个都累透,只想立刻睡上一觉。

远来是客,我的床铺让给东方不败两人;双儿、仪琳同去睡沙发床;最后搞 得我要可怜地躺睡袋。

这低泣声是怎么回事?我走到客厅,只见狭小的沙发上下,挤着四位古装佳

人——

东方不败单手支颐,侧躺在沙发上,女王般的架势;双儿坐於她脚畔,两手 替她搥着小腿。沙发前面,仪琳、任盈盈相邻,抱膝坐地。除了东方不败,其他 三女均红了眼眶,或含泪、或轻泣,状甚伤心?

「双儿、仪琳、任姑娘,你们怎么哭啦?」

头顶双髻,粉红丫环衣裤的双儿,遥指沙发前方的电视:「相公,我们早起 无事,我便放电影跟大家一起看。没想到,看得人好伤心……」

戴着灰色尼帽,身穿同色缁衣的仪琳,表情深受文化冲击:「虽然这故事挺 ……惊世骇俗,但真的……很感人。」

一身淡绿衣衫、白色短靴的任盈盈,语带哭音:「这两人半辈子的感情,非 常真挚。」

吁,吓死我了,还以为你们集体思乡病发作,原来只是看电影看得感动哭了。

甚么片子这么催泪?

戏演完了,正播放工作人员名单。嗯,导演是李安?

我问双儿:「你们在看『卧虎藏龙』?还是『少年PI』?」

双儿摇头:「都不是,片子是东方教主选的。」

东方不败幽幽的道:「后庭,是『断背山』哦。」

断背山?一大清早,四个古代人,在看两个老外的同性恋故事?难怪小尼姑 仪琳会说惊世骇俗……

东方不败瞧我一眼,叹气:「那两个男子都各有妻室,但依然深爱对方。可 见浅薄的男女之情,终究不及男男之爱深重啊!」

去你的男男之爱!她没戴冠帽,露出油亮发髻;海棠侧卧,一袭红衣,由肩 胸到腰腿,身段曲线起伏,那有半分像男人?

她拿起几套DVD递给双儿:「双儿,我还想看『春光乍泄』、『蓝宇』、 『御法度』……」

这傢伙!是天生内置了男同志电影雷达吗?

我指住电脑:「双儿,你该放日本AV给她们观摩学习才对!」

双儿面红吐舌:「相公,你既醒了,我上早饭啦。」

「我来帮忙。」仪琳勤快地随双儿跑进厨房。

我在任盈盈面前蹲下:「任姑娘,那是虚构故事,你别哭啦。」

「教都公子见笑了。」任盈盈以指腹抹去泪水,环顾这满是廿一世纪家电的 房间:「府上好多新奇的物事。」

东方不败翻身坐起:「新奇归新奇,地方太浅窄。我的浴池,都比这里大。」

你这个黑木崖大地主,那知道现代房价多高!不过,这单身公寓我独居还好, 之前多了双儿、仪琳,都快塞不下了,何况现在又添两人?更别说以后可能还会 带其他金庸女角逆穿越回来……还是改天将那四十多万两古董银票,拿去换钱, 改租一间较大的花园平房好了。

东方不败伸个懒腰:「吃完早饭,后庭你带我们回黑木崖。」

还好,她对外面的现实世界无甚好奇心:「你赶着回去干吗?」

她一嗅红袖,剑眉略皱:「沐浴更衣呀,在光明顶都出几身汗了。」

沐浴?她刚才提到浴池!她和任盈盈,姐妹戏水?哗……

任盈盈正色解释:「我们要回黑木崖办正事。姐姐想专心把乾坤大挪移的第 四至七层心法,全部练成。」

她一双妙目,浮现怒色:「我则想会一会,左冷禅勾结的鞑子。」

左冷禅勾结蒙古,意欲成为武林盟主卖国,才委託明教,绑架任盈盈,想牵 制日月神教。任大小姐因此惨遭劳德诺淫辱,险些失身,那有不报复之理?

入关的蒙古武人,首脑是赵敏。如此一来,任盈盈跟她,两大汉、蒙『妖女』, 必将有一番周旋?

双儿、仪琳把早餐端出来了。好,吃完便登入游戏吧——

**********************************

『玩家队伍抵达黑木崖。』

登入游戏,一行人便从现实世界,穿越到游戏内黑木崖上,我初遇东方不败 的那个精緻小花园。

「后庭,你们在这里等着吧。」东方不败牵住任盈盈就走。

她俩当真去洗澡,正好是揭开那天大谜团的良机——

我忙跟双儿耳语:「双儿,相公给你一件重要差事!你也跟去洗一洗,代我 瞧清楚东方不败的两腿之间,有没有……不应该有的东西……」

双儿羞笑婉拒:「我不用洗,我早上起床时洗过了。」

我转打仪琳主意:「仪琳……」

仪琳面红耳赤:「我、我不习惯跟别人一起洗……」

做人,还是要靠自己!本少爷没有淫贼技能么?看我这就发动隐身,潜伏过 去,偷窥美人出浴……

耳畔忽然响起声音:「后庭~」

哇!东方不败明明走了,何时折回来,绕到我背后的?果然是天下最快的葵 花宝典!

她阴恻恻地警告:「听盈盈说,你懂得隐身法门?你敢来偷窥我俩沐浴,我 就——」

她右手食、中二指,在我牛仔裤裤裆前,比成剪刀状:「卡—察—!」

威胁完毕,红影一飘,她又如风消失。

可恶!竟被事先识破了!亏我还想看看,她沖凉时会怎样对待喜欢的任盈盈 呀……

图谋失败,我心灰意冷:「唉,双儿、仪琳,你们自由活动吧,解散……」

她俩当真牵手去赏花了。闷极无聊,我调出游戏选单,查看后续目标——

『备战襄阳英雄大会,设法提升队伍实力。』

角色扮演游戏,果然少不了打怪、练功、升级。东方不败要练全大挪移;那 我也该学点甚么。总不成永远是等级1,全无战斗力……

我手边有在光明顶秘道捡到的『全真剑法』;与及少林寺无色禅师送赠的一 对铁铸小罗汉——开动机括,一对铁罗汉自会对打十余招『罗汉拳』,可供仿效 修练。

比起罗汉拳,更优先要练的自然是全真剑!死鬼杨康既没把杨过生下来,那 我以后一定要将小龙女追到手,『双剑合璧』!

游戏系统文字,忽作提示:『玩家转职成相关职业,练功事倍功半;反之徒 劳无功。』

对,还有『转职』这一招呀,将我目前的职业,从『淫贼』改成『道士』, 全真剑法便更易上手?

『转职成道士后,强制永守童贞。玩家真的要转职吗?』

甚么鬼转职条件!道士尹志平都能污辱小龙女啦!

和尚跟道士相同性质,看来此路不通。可恶,保持『淫贼』身份,练功就要 费劲更多?这分明为难人……

岂有此理,那老子不守规矩啦!就算游戏不准开外挂,仍然有捷径可走—— 我使用瞬移卷轴:「去『无量山禁地』!」

嘿,《天龙八部》里,段誉一个书獃子,都能在短时间内学成『北冥神功』、 『凌波微步』。两大绝技,对武功底子毫无要求,正是我的首选!

『玩家不知道无量山的准确位置,无法前往。』

甚么?好,那去『侠客岛』喝腊八粥,练那『白首太玄经』好啦——

『玩家不是门派掌门,没资格登上侠客岛。』

诸多阻拦,分明是游戏的保护机制,不允许我作弊跳升等级。我不是主角吗?

金庸的男主角,大都屡有奇遇,快速升级的嘛……

忙了半天,忽见仪琳独个儿走回来,欲语还休:「都大哥……」

「本派只剩我一个了……」仪琳垂首忧郁:「你说我今后……如何是好?」

左冷禅尽杀『恆山三定』三位师太及所有弟子,仅余仪琳一个活口,恆山派 等同灭门。我扶仪琳到石桌处坐下,也不晓得该怎样安慰。不过按照武侠世界逻 辑,杀师之仇,岂能不报:「你想向左冷禅报仇吗?」

仪琳眼红点头:「师父、众师姐妹就像我的亲人,此仇非报不可。」

但她一看手上被田伯光扳断了剑尖的长剑,气馁沮丧:「但我武功低微… …」

她连田伯光都打不过,遑论『嵩山神掌』左冷禅。我只是等级1的新手,想 帮忙亦有心无力。这游戏又没有令狐沖帮助她……

咦?我都取代韦小宝纳了双儿;那何不试试,再由仪琳来顶替令狐沖?

我忽发奇想:「仪琳,有个办法,或能令你有能力报仇。」

仪琳眼神惊喜:「当真?」

刚才查看游戏后续目标,要求『设法提升队伍实力』,正切合仪琳发奋图强

的心意——

我微笑问她:「『五嶽剑派,同气连枝。』你应该有上过华山吧?」

**********************************

『玩家抵达华山。』

我不知道无量山的准确位置,因此瞬移卷轴无法前往;但有到过华山的仪琳 同行,果然就能瞬移到达。

仪琳出奇顾盼:「都大哥,这里是华山的哪一处?」

「华山的——『思过崖』。」

我们正身处华山玉女峰绝顶的一个危崖之上。崖上有个山洞,是华山派历代 弟子犯规后囚禁受罚之所。据《笑傲》原着描写,这山崖光秃秃的寸草不生,更 无一株树木,除一个山洞外,一无所有。

可目前这游戏环境,却长着多棵果树,更有活水池塘。

看来我的想法行得通。这场景可供仪琳暂居於此,吃果喝水,还可到池中抹 身……毕竟这不是原作,不会有岳灵珊跑来送饭。

仪琳一脸茫然:「我来这里,就有能力向左冷禅报仇?」

我遥指那个山洞:「洞内石壁,别有洞天。你用石头敲开,就会发现魔教十 长老,破解五嶽剑法的遗刻。你先学破嵩山剑法的招数,再学全其他,剑术自能 精进。」

这游戏世界既没令狐沖,就将他在这思过崖上的经历,转嫁来仪琳身上好了。 即使她的悟性不及令狐沖,多少也会有得着吧!何况,尚有更厉害的奇遇在

后头——

我小声叮嘱仪琳:「这附近隐居着一位绝世高人。若有机缘遇上,你就道出 恆山派、左冷禅等事,诚心求教,他该会指点你剑法一二,终身受用不尽。」

比起魔教长老遗刻,我带仪琳来此,当然是意在风清扬及他的『独孤九剑』。

仪琳虽不属华山派,但同为五嶽中人;加上令狐沖不存在,风清扬若想九剑 有传人,仪琳自成不二之选。

仪琳神色半懂不懂,却选择相信我:「……我听都大哥你的就是。」

我摸摸她的灰色尼帽:「你应要在此待上一段日子,学有所成,再下山会合 我们吧。」

仪琳轻点下巴,不无畏怯,我柔声问道:「你一个人会不会害怕?」

秀美纯洁的容颜,依依不舍:「近来都跟都大哥你在一起……如今却要分别 ……」

想不到,仪琳竟会依恋我?其实我亦舍不得撇下她,不禁双手按住那纤细的 两肩:「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啦。」

「我也会去练功,帮忙你报仇的。」凝望着我见犹怜的小尼姑,我真想她像 双儿一样,长留在我身边,不觉冲口而出:「等你报了仇,既然恆山派都没有了, 你要不……还俗,跟都大哥……在一起?」

「还俗?」虔诚女尼,清泉般的眼睛,填满惊诧:「怎、怎可……」

但她复低下头来,腼腆轻诉:「但仪琳也想……跟都大哥你……在一起。」

「那就别还俗,但跟我在一起吧。」情不自禁,我搂住她单薄的肩背,轻吻 额角:「仪琳……」

贴身拥抱,她灰色缁衣下看不出来的丰满上围,紧挤在我胸前。那天我误闯 浴室,一度摸过这C罩杯乳房……

胯下迅即硬了,我忍不住轻推仪琳,走入山洞,让她背抵石壁,站着轻吻。

光滑的额头、直挺的鼻樑、小巧的耳朵、粉嫩的腮帮……唔,她的处女体香, 跟双儿又有不同。

仪琳都坦承想跟我在一起了,未有反抗,羞涩地任我细吻,双颊晕红如火。

我便放胆双手下移,各按她缁衣胸襟。掌心触感,衫下有布,应是束胸布在 制肘傲人的身裁。

我两手隔衫揉胸,比起刚发育的双儿,这丰乳浑圆更多,软绵挺翘。有缁衣 及束胸布碍事,我摸索片刻,才隔衫找到两点乳蒂,集中捏玩——

「哎!」仪琳嘤咛一声,敏感昂首,我顺势接管她微张的小嘴,舔唇、啜舌, 由浅入深地湿吻。茹素的槛外人,吹息芳香;慌张小舌,不知所措;琼鼻更紧张 得,不懂换气呼吸……

「别怕,都大哥教你哦。」我虽只吻过双儿、东方不败,但亲到第三位美人, 经验渐增,唇舌便细心引导,教仪琳慢慢放松,任我探索檀口。我双手也没停下, 轻搓得两颗乳头,在缁衣里微微凸起。

口、手的感觉太美妙,我更加亢奋,牛仔裤压上仪琳灰袍下摆,裆部顶住她 胯间,反覆磨擦。闺女私处,首遭骚扰,纵使隔着衣服,小尼姑仍顿时娇躯一软, 立足不稳……

我垂手想撩起缁衣下摆,却被仪琳双手按住:「不……」

仪琳脸红耳热,亦已动情,可眸子犹保有一丝清醒、三分坚持:「师父屍骨 未寒,我这样……太不孝……」

仪琳玉手轻抵我胸口,分开火热的彼此,怀羞约定:「等为师父报了仇,我 们再……」

小弟弟硬绷绷的,可总不能用强。我尊重仪琳尊师重道,只得强压欲念,继 续保持处男之身……

这下子,我真要认真学武啦!想早日跟仪琳亲热,就要尽快收拾左冷禅!

**********************************

再三拥抱仪琳,缱绻吻别,我便从思过崖,瞬移回黑木崖去。

果然女人沖凉,总是要洗上好久的。我这样来回跑了一趟,东方不败、任盈 盈才刚好洗完澡回来小花园。

东方不败首次披散长发,青丝犹湿,身穿暗红单衣,一派浴后的松弛情态。

任盈盈换上崭新淡绿衣裤,改穿雪色长靴,容颜清净,皎白如玉。

任盈盈自是位美人;可连东方不败的胸襟都显见玲珑浮凸,她上次怎么又自 称『不是寻常女子』?

双儿见只得我回来,忙问:「相公,仪琳姐姐呢?」

我道出让仪琳到华山修行一事,只将风清扬的存在含糊其辞。

没想到,东方不败对我此举,颇为赞同:「这安排挺好,让小尼姑有个目标。

那我暂时不去对付左冷禅,把他留给仪琳吧。」

在光明顶共过患难,想来东方不败对仪琳亦有一点同伴意识,希望她早日从 丧师悲痛中振作起来。

东方不败望向任盈盈:「练成后四层乾坤大挪移,所需光阴不多。但我想静 心闭关,将大挪移、龙爪手,跟葵花宝典融会贯通。」

『东魔』非常好胜,在明教总坛未能彻底击倒张无忌,肯定教她心头有气。

葵花宝典+七层大挪移+龙爪手,等她出关之时,武功岂不又更上层楼?

任盈盈亦有打算:「好,为了仪琳,就先不动左冷禅。那我与都公子同行, 去将六大派从蒙古人手里救出来。」

她请示教主姐姐:「然后再协同六大派,到襄阳支援丐帮召开的抗蒙英雄大 会。如此两番相助示好,我神教跟正道的旧怨矛盾,该能化解得七七八八。姐姐 你看可好?」

「哼,小气正道,昨天我救了他们,都没有多感恩戴德。」东方不败不在乎 地一挥手:「随你高兴吧。」

她又瞄我一眼:「后庭空有杀鳌拜的虚名,实则完全保护不了你的。蓝凤凰 ——」

「下属在!」一个女子娇声应召,从花园外自远步近——

约莫廿三四岁年纪,肌肤微黄,双眼极大,黑如点漆;身穿蓝布印白花衫裤, 自胸至膝围一条绣花围裙,色彩灿烂,金碧辉煌;耳上垂一对极大的黄金耳环, 足有酒杯口大小;腰中一根彩色腰带为轻风吹而向前,双脚却是赤足。喔!是云 南五毒教教主蓝凤凰!

蓝凤凰脸带微笑,风韵甚佳:「参见教主、圣姑。」

东方不败瞧着任盈盈:「让蓝凤凰伴你左右,我方放心。」

经过绿竹巷被掳、遭劳德诺非礼,套用现代术语,东方不败是『提升任盈盈 的保安级别』了。有五毒教教主当随扈,生人勿近,的确可保任大小姐平安。

蓝凤凰年纪跟我、东方不败相若,大任盈盈几岁。跟原着一样,苗家女子, 不像汉族拘谨,睁大圆圆的眼睛打量我:「你就是从明教手上救了圣姑的都公子 啊?」

我想起原作令狐沖随性待她的态度,依样葫芦:「不用叫公子这么见外。要 是你不生气,我叫你一声妹子。」

蓝凤凰大喜,便如春花初绽,大增娇艳之色:「你不像其他汉人,够爽快, 你真好。那我也叫你一声大哥。」

东方不败安排妥当,便要离开去闭关。我记起《倚天》原着一事,追上提醒: 「那乾坤大挪移心法第七层,最后的一十九句,暂时练不成的,你可别勉强。」

那一十九句心法,要配合在波斯明教手上的六枚圣火令,方能练成。这游戏 会否发展到那一段剧情,就属后话了。

「后庭,你怕我走火入魔?」东方不败满眼欢喜:「你心里有我呀。」

呃……昨日在光明顶秘道,她说喜欢我、跟她接吻后,我心里的确好像有她 ……

「盈盈心里也有你,你感觉到吧?」东方不败含情脉脉地遥望任盈盈:「我 喜欢你,可你又成了我的情敌……」

她突然出手,左爪逮住我右腕,右手剑指,迳在我右臂内侧,运劲一点: 「喂!

你干甚么?」

她随即撤手,但见我右手臂膀,多了殷红色的一点……不、不是吧?难道是

《神雕侠侣》那着名的——

「这『守宫砂』,下次见面,我会检查。你此去若敢对盈盈不轨,或者跟其 他女子乱搞……事后必会被我发现。到时,嘿嘿——」东方不败的两只葱指,又 朝我比出剪刀动作……

但她复正色道:「我去闭关了,你也找机会认真练功吧!带着女子行走江湖, 一旦出事,却保护不了她们,你追悔莫及。」

连『东魔』都罕有地说教,看来真要争气些啦——

**********************************

与东方不败对话完毕,游戏剧情自行推进,瞬移卷轴发动,带我、双儿、任 盈盈及蓝凤凰,离开黑木崖——

『玩家抵达『新手村』。』

眨眼间,我们便站在白昼下的一片户外。

双儿、任盈盈都『逆穿越』过了,对於瞬间转移,见怪不怪;蓝凤凰初次领 教,啧啧称奇:「这就是汉人的奇门遁甲?」

数步开外,有一条小村。这倒是我开始游戏以来,第一次看见平民百姓。

村外一棵大榕树下,坐着个慈祥老人:「这里是终南山下的『新手村』。」

游戏系统,安排我来终南山下练功?『终南山下,活死人墓。』肯定是完成 『提高队伍实力』的目标后,就能见到小龙女作奖励了。

进行角色扮演游戏的铁则:每去到新的村落,便跟所有村民对话一遍,收集

情报——

『终南山上是重阳宫;附近有一座大古墓。』『半年前,古墓派的一位婆婆, 因误会被全真教道士打死了。』

『那晚出现了一位白衣女子,令一个姓尹的道士惊为天人。』『那白衣女子 后来一直在练功,想为婆婆报仇。』『听说那女子快十八岁,打算比武招亲,近 来有很多男人闻风而至。』

『客倌你姓都呀?姓都的人,千万不要随便开镳局!押镳失手,会被灭门的!』

忽略最后一条,纵合情报,除了没有杨过,这游戏的《神雕》设定,大抵跟

原着雷同——

孙婆婆同样死於郝大通之手;尹志平依旧暗恋小龙女;只是李莫愁散播『比

武招亲』谣言的时间点,变得往后延了。至於说小龙女在练功想报仇?既然 没杨过,也许游戏系统已将原本要两人齐习的『玉女心经』,变成小龙女一个人 都可修练?

《倚天》的『绿柳山庄』剧情尚未发生,赵敏应该还在忙着捉拿六大派的人 马,那我们自然不能提前去大都万安寺救人了。那就先走完这《神雕》支线吧!

我用银票在『新手村』内的兵器铺,卖了一把长剑:「任姑娘,之后将会恶 战连场,我想在这里先练练剑法……」

任盈盈欣然同意:「那我们去村外,找些野兽给你练练手。」

**********************************

不负『新手村』之名,村外郊野,草丛之间,有不少小动物在来回跑动,等 待我这个玩家来狩猎。

咦?且慢……这水滴形状、遍体蓝色、黑白大眼,弯着笑嘴的生物……不, 这怪物,好眼熟……

任盈盈见我一脸疑惑,娓娓道来:「当年『万兽山庄』,史叔刚等五兄弟, 到秘境探险,偶然发现这异兽,捕获后加以驯养,广泛繁殖,以供习武新秀试招 之用。这小兽未见於典籍,无以称之,史家五兄弟为尽孝道,遂将牠冠以亡父的 名讳,叫——」

「『史莱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