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幺什幺大冒险(1-2)

作者:水王 字数:11700



我叫蒙特多啦,一名平凡的少年,我在幻之大陆长大,在我的18岁生日那 天,老爸不知道从什么角落里找出一本书,说一定要让我看,书上已经是布满灰 尘,我用力吹了一口才看清书的名字:《什么什么大冒险》,真是个有趣的作者。

打开了第一页,作者的名字叫蒙特多米,那不是我爷爷么,真想不到爷爷那 种老古板能为自己的书起这样的名字,接着下面是一篇序文,我也大概理解了爷 爷的意思。

蒙特家族的孩子们,幻之大陆并非我们的故乡,我们是在云荒长大的木之精 灵一族,但是我游历到了这里,深深地爱上了这里,我只是希望我能用我的文字 来表达对这片大陆的爱意,也希望我的后代们看到这本书也能爱上这片大陆。

我露出了微笑,爷爷果然还是老古板啊,像我这一代完全在幻之大陆长大的 孩子怎么会对从没有去过的所谓故乡有什么感觉呢,对我来说幻之大陆就是我的 故乡。

第一章,猫女的诱惑又翻开了一页,爷爷开始在幻之大陆的冒险了,不知不 觉我也沉浸在了其中。

云荒历395年,我来到了这片谜一样的大陆,眼前的一切都是这么美丽, 漆黑的天空,翠绿的草地,树木,远远的群山,漫天的繁星。我嗅了一口气息, 植物和芳香混合着各种诱人的味道,感觉真是清爽,我躺在了草地上,看着天空, 随手摘了身边的一朵花叼在嘴里,尽情享受这片大陆的馈赠。

正当我还在敲着二郎腿闭目养神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在这睡觉小 心被大黄蜂当作食物带过去吃掉奥。」一张少女的脸出现在我眼前,头上还长着 一对猫耳朵,什么啊,妖怪啊,我飞快地爬了起来,拔出了剑指着她。

「什么嘛,我有这么可怕吗?」少女露着一份天然呆的表情,而我还是一脸 恐惧,「你……你……为什么会长着猫的耳朵?」

「你这样的冒险者来幻之大陆前都没好好看看书吗,真是个笨蛋啊。」她的 猫爪从口袋里摸出一本书递给了我,《魔物娘事典》「看看吧,第四十页。」

我开了的书页,看到了图签和标注,种属:猫属类型:兽人型栖息地:森林、 人类城镇周边性格:任性、喜怒无常食物:杂食、喜欢吃肉。拥有猫特征的兽人 型魔物。

有着柔软的身体韧性和良好的身体机能,会从阴影处飞扑出来抓住猎物。

栖息在森林,也有一部分在人类城镇周围生活。

性格喜怒无常,也许刚刚还是友好相待,回过头就翻脸不认人。

相比起语言,她们更擅长在行动上表达自己的感情。若是见到她们尾巴耸立 起来,眼睛半睁地盯着人看,而在言语上却是恶言相向,那实际上是她们在撒娇。

平常并不是什么危险的魔物,但若在周期为数个月的发情期间则会变得异常 凶暴,一旦发现喜欢的人类男性,就会发动袭击以进行性交。

她们会主动亲近进行过交合的人类,随着与她们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以后 发情期的周期也会变得越来越短。

所以,如果太宠爱她们,她们就会经常处于发情的状态,从而变得难以处理。

此外,闻到被称为「木天蓼」的植物的果实的味道,就会进入陶醉状态而失 去理性,短时间内,会变得比发情期还要凶狠。

我又粗略地看了看其他图签,松了一口气,原来都是类人种族啊,我还以为 是妖怪呢。我伸出手道歉道:「对不起,我是云荒来的冒险者,真是不了解这里, 吓到你了。」

没想到她用猫爪刷得一下在我手上抓出几道痕迹,「哼,大笨蛋就是大笨蛋, 你才是妖怪呢,我生气了,你看着办吧。」

手背上几道痕迹虽然很清晰却一点也不疼只是有点痒,看来她并没有用力, 我看着她尾巴耸立起来,眼睛半睁地看着我,似乎是装出一份气呼呼的样子, 「好嘞好嘞,是我不对了,我给猫小姐赔不是了,我看我可是带了美味的熏肉的, 要不要尝尝看呢。」我从背包中取出了一个荷叶包,一打开,熏肉的香味就弥漫 开了。

我就听到唰地一声,我便被推倒在地了,手里的熏肉就交换了主人,猫女趴 在地上就啃起熏肉,「喵酱最喜欢吃肉了,谢谢你,冒险者,喵酱也最喜欢你了。」

惊人的食量,我几天的口粮被他几口就吃完了,我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目瞪 口呆,喵酱一抹嘴唇转身飞扑到我的身上,亲了我一口「喵酱最喜欢你了,喵酱 要把第一次给你。」

还没从悲伤的惊讶中醒了就转为了极度喜悦的惊讶,我这云荒大陆的流浪者 一到幻之大陆就成了人生赢家吗,我真是越来越喜欢这片大陆了,虽然眼前的妹 子不是真正的人类,但是都是细节就不要在意了。

我暂时合上了书,想必爷爷下面就要描写H情节了,我可是小孩子,看了激 动怎么办啊。以后再看吧,我慢慢走下楼去,脑袋里还在想着刚刚看过的内容, 猫娘有这么可爱吗,对了我家现在的女仆也是猫娘,下次逗逗她试试。想着想着 却没注视一脚踩空跌下楼去,脑袋猛地撞在一个软绵绵地东西上,眼前一黑,感 觉头脑有点眩晕,只能用手摸索,双手都摸到了两个球,捏一捏还有弹性,什么 啊,我睁开了眼睛,我正靠在猫娘女仆的胸口,两只手正摸在她的两个肉球上, 而她正用奇怪的表情看着我。

「爱丽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吓得缩回了楼梯上,我想起我爸爸 以前和我说的话,乱摸女孩子胸会被打死奥。完蛋了,完蛋了,平时她的力气超 大,被她楱一顿就被打死吧,我大哭起来,「爱丽丝饶命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许久我发现爱丽丝都没动作还是拿奇怪的表情看着我,怎么回事,难道爸爸 在骗我?不过想起老爸说那话时候的一本正经不像啊,而这时候爱丽丝的眼神慢 慢地变化了,似乎很迷离,「小主人害怕的样子好可爱呢,你爸爸在骗你呢,摸 女孩子的胸不会被打,但是的确不能乱摸,因为摸了她们会发情的。」

额,好像比被打的结果更惨啊,等等,我还是处男啊,爱丽丝已经扑了上来, 亲了好几口,「小主人,不要害怕,不过你叫破喉咙也没用呢,因为幻之大陆法 律规定魔物娘强奸男性,男性必须配合,因为魔物娘发情后不交合很快就会死的。」

爱丽丝的手指慢慢解开了我的衣服,舌头在我胸前慢慢舔着,我觉得一种很 舒服的感觉遍布全身,她的双手慢慢脱开我的裤子,小弟弟迫不及待地翘了出来。

爱丽丝一边用手慢慢搓揉着我的小弟弟,舌头一边沿着身体向下游走,突然 一张嘴,将我的小弟弟整个含在嘴里,我感觉到一种极度清凉的爽快感,我感觉 小弟弟在不断地冲血,胀大,只听到爱丽丝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小弟弟终于被她 吐了出来,「开始最后一步吧,小主人,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她几下就把自己的衣服脱得精光,握着我的小弟弟慢慢塞进她的小穴,小弟 弟艰难地进入洞口,慢慢没入她的身体。「啊。」我听到她一声痛苦地轻吟,小 弟弟瞬间小了很多,她抓起我的手,放在自己胸前的大肉球上,直接摸起来更加 柔软了,我捏了一下,软软的,沉沉的,感觉很舒服。

她开始晃动自己的身体,我的小弟弟在她身体里摸来摸去,爽快极了,我感 觉大脑冲血,像坐过山车一样飞起来的感觉。她开始加速晃动,越来越快,我终 于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快感,感觉小弟弟如果喷泉一般喷射出了无数液体全部留 在了她身体里。我居然被家里的女仆强暴了,而且还刚想着爷爷会被猫娘怎么玩 弄,自己就被先摆了一道。

小弟弟被我拔了出来,上面粘满了血迹和白色液体,爱丽丝似乎还不够满意, 用自己毛茸茸的耳朵在我身上蹭来蹭去,一会又张开嘴将我小弟弟上的血迹和白 色液体全部舔干净才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尾巴翘得老高,又在自己毛茸茸的 爪子上蹭了蹭,才慢慢穿上衣服。

既然都这样了,我也不乱想了回去继续看书吧。我又回到了自己的书房,爷 爷的故事还在继续。

喵酱压在了我身上,我的手莫名其妙地摸向了她的胸部,好软,她的舌头舔 过我的牙齿,和我的舌头交织在了一起,我开始脱她的衣服,突然她像被雷劈中 一般全身颤抖了一下,「不可以不可以。」她站了起来,衣服都没穿好就狂奔了 出去,速度完全超乎我的想象,我连忙追赶,却发现连人影也看不到了。我捡起 她的包裹,里面除了一些女性用品,还有一张海报,塔尼尔马戏团,博卡村巡回 演出,压轴戏活体油炸猫娘,而那个猫娘的照片居然就是喵酱。

我赶紧按照海报的地图追赶了过去,巨大的马戏团帐篷,我随着人群混了进 去,活体油炸的演出似乎刚刚要开始,「女士们先生们,今天为大家表演的是我 们的新人喵酱小姐。」穿着一身滑稽的小丑服的男人出现在了舞台上,他对着观 众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舞台上的帷幕被拉开,一个高高的台阶上,一个穿着泳装 的猫娘小萝莉在欢快地蹦达着,还扎着一对双马尾。

「大家猜猜看今天她被怎么样处理呢。」小丑露出一副奇怪的笑容,「哈哈, 那就是——活……体……油……炸。哈哈」在他近似癫狂的笑声中舞台上两块板 张开,一口大锅架在巨大的火炉上慢慢升了起来。

「那么现在请我们的喵酱小姐展现自己的身体把。」小丑摆出一个滑稽的姿 势指着喵酱。可爱的猫娘用自己的方法向所有观众致意,一个个小飞吻瞬间打动 了无人观众,又用毛绒绒的爪子摆出各种可爱的样子。许久她才慢慢脱下了自己 的泳衣,露出一对小小的乳房,和粉嫩的小穴。她拿起台阶上的面粉对着自己身 上倒了起来,直到将整个身体包裹住了。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拔出短剑,跳上台去,「你们这群没有人性的家伙,为什 么要这样折磨这个少女。」短剑用尽全力斩向了小丑,叮地一声,他只用一根手 指就接下了我的攻击,另一只手一掌袭来,我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爆炸一般,鲜血 从嘴里喷出,身体飞了出去撞了后台的帷幕上,倒在了地上。小丑还是一脸诡笑 地看着我,他的声音让我极度讨厌,「外乡人,请尊重我们的传统,如果你在干 涉我们的表演,我将视你为敌人消灭不留。」

「什么嘛,真是一边正经地胡说八道,这算什么传统。」我知道自己无法战 胜他,还是不顾生死地冲了上去,没有任何奇迹,他轻易地将我按倒在地,掏出 怀里的匕首对着我的后劲刺了下去。「都给我住手。」舞台上想起喵酱尖锐而又 刺耳的声音,小丑的匕首离我的身体只有几厘米的时候停了下来,向喵酱行了一 个礼,放开了我。

「外乡人,你给我听好了,这是我自愿的,你快给我滚。」听到喵酱的声音, 我瘫倒在了地上,似乎一切都垮了,两个守卫把我抬着丢在了人群背后,我还能 听到舞台上继续表演的声音。

当一切都准备完了之后,喵酱从阶梯里慢慢走进了油锅,滚油很快灌入喵酱 的小穴,「好疼啊。」喵酱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声,小丑马上凑来上来「肉可是不 会说话的哟。」然后又跳着踢踏跑开了。喵酱忍着剧痛慢慢下到滚油中,脸上使 尽全力才挤出意思笑容,慢慢让自己跪在油锅中央,只有头露出外面,霹雳扒拉 的,全身都响着尖锐的爆炸声,还好有面粉,要不喵酱的皮肤都要被炸烂了不好 看了。随着温度升高,面粉下面的肉汁渗了出来。

「大家有没有问道香喷喷的问道啊,我们的喵酱小姐即将迎接自己最后的命 运,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迎接这一刻的到来。」小丑在自己诡异的笑脸下打出一 个勾的手势。

挖坟君用长勺舀起油锅中混着肉汁的滚油,「来,让汤汁完美的入味吧。」

内脏都要爆炸了,喵酱感觉到了最后的剧痛,意识也一点点的流失了。

「完成了,美味的喵酱小姐。」小丑自顾自地鼓起掌来,场下也响起了热烈 的掌声,舞台上降下一个手臂讲喵酱捞了起来,已经炸定型了,直接装在了一个 大盘子里。

观众们早已等不及来,一拥而上,分食喵酱的肉体,「小女孩的肉体真是美 味啊。」「好久没吃到这样的美肉了。」「给我留一块她的乳房。」大家议论纷 纷不过一会就只留下了一副骨架和头颅。

表演结束,人群慢慢散去了,只留下我瘫倒在场后,我听到他们的嘲笑声,, 握着剑的手不断地颤抖着,杀戮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全身却使不出力量,可恶 啊,松开握剑的手狠狠地锤在地上。

「冒险者,还有很多路要走,这是喵酱小姐说留给你的。」小丑走向了我, 把喵酱的脑袋和一封信递给了我,「我大概知道你玩什么能赢得她的心了,但是 这个世界和你们的世界不同,以后你会慢慢了解的。」

我小心地把喵酱的头装进包裹里,打开信封,我缓缓地展开了一张沾满泪痕 的信纸,信上只有寥寥几字却再次触动了我的心灵。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你让我感觉到了作为人的感觉,我不知道我是感 激你还是真的爱上你了,但是对不起我没法给你什么,我已经被选成这个表演的 祭品,为了给我的村子祝福,我必须那么做,如果能早点遇到你,一切也许就会 不一样了吧。

天空下起了大雨,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绪,泪水倾泻而出,云荒的痛苦 回忆一幕幕闪过大脑,家人被杀死,朋友的背叛,其他人的嘲笑,为什么这个美 丽的世界也有着那么黑暗的内心,我发出了痛苦的嚎叫声。

第一章故事就这样结束了,我合上书内心不是滋味,我知道在幻之大陆宰杀 魔物娘是合法而经常会做的,我没法体会刚从云荒来到这片大陆的爷爷刚刚看到 这一切内心的触动与疯狂。

爱丽丝敲了敲门:「小主人,我可以进来吗。」「进来吧。」我说道。

她走到了我的身边,蹭了蹭我的耳朵,「刚一切都是主人安排的,他说你刚 看完爷爷的故事可能会不好受。」她舔了舔我的脸颊,将一把匕首放在我的手上, 「主人说,今天是你成年的日子,必须要杀死一名魔物娘才能完成成年礼。我已 经准备好了,能被小主人临幸一次,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的心也一下子落到了底谷,刚刚还和我一起做爱的人却要我亲手杀死,我 的手剧烈地颤抖,匕首掉落在了地上,爱丽丝捡起了匕首重新交在我的手里,握 着我的手,对着她的心脏慢慢刺了下去。

滚烫的鲜血流淌到我手上,我抱着她大喊道,「不要,你不要死。」爱丽丝 用毛绒绒的猫爪帮我擦去了眼泪,给了留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不要哭,男子汉 以后会遇到很多女人,如果可能请好好对待她们……」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身 体瘫倒在我的身上,慢慢滑倒在了地上,我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呆滞着。

我看不清眼前的一切,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时间如同停滞一般,忽然我觉得 有人在摸我头发,「爱丽丝,你没死……」第一反应就吐出了几个字,而当我看 清了眼前的人却只是姐姐,她是一个狐仙,「想哭就哭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哥哥那时候比你还痛苦呢,哭出来就好了。」她把自己的毛绒绒的尾巴铺在桌 子上,我趴在她尾巴上大哭了起来,她慢慢拍着我的后背。「这是一个美丽而残 酷的世界,以后就要你直接面对了。」

第二章狐仙的诅咒

一个女仆装的猫娘正在打扫我的书房,让我莫名地感伤起来,「爱丽丝。」

我叫了一声,女仆抬起头来,却是一张陌生的脸,我的眼神黯淡了下去,心 里一阵失落,「唉」我叹了一口气,猫女仆虽然也似乎知道怎么回事了,向我行 了个礼退出了书房,我晃了晃脑袋,算了还是继续看书吧。

我不知道多久才能试着站起来,继续我的旅行,我低着头,一脸的崩坏表情, 脑袋里全是各种悲惨的回忆。而这时偏偏就有不知死活的强盗跑了出来,「我是 兔魔王大人,想从这里过去,要么留下你所有的值钱的东西,要么就好好满足我 吧,哇哈哈哈。」

伴随着淫荡的笑声,我抬起头来,眼前的强盗不过只是个长着一双兔腿一对 兔耳朵的少女,「啊,你说什么?」崩坏的表情露出了一丝诡笑,「是吗,那就 让我来好好满足你吧。」短剑出鞘,脚尖点起地面陪随着利刃切割空气发出的猎 猎风声,斩向了少女。

少女脸上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我看到她小腿抽动了一下,瞬间将整个身 体弹射到了半空中,完全避开了我的斩击,而我也完全来不及收回我的攻击了, 她在空中完全了一个完美的转身,反而出现我的背后,粗壮的腿脚对着我的后背 踢了两脚,我重重地跌倒在地。

她一只腿脚踩住我握剑的手臂,同时用膝盖顶住我的后背将我完全压在地上, 「我就喜欢你这样调皮的小鲜肉,让姐姐来好好调教调教你。」她从背后抽出了 一把小刀,在我手臂的皮肤上轻轻划了一下,只是擦破点皮,鲜血微微地渗了出 来。

「我这刀上可是涂了烈性迷药,只要碰一下就马上会晕倒。」似乎是想到了 各种淫乱的事,兔少女的脸颊变得绯红,嘴里也不时地发出「奥,啊。」的呻吟, 似乎是意淫到了极点,她忽然伸出舌头在小刀上舔了一口。

「啊,啊,啊。」兔少女发出痛苦的声音,「我真的是笨蛋啊,我怎么又犯 这样的错……」话还没说话她便晕倒在我的身上,我把她的身体推到一边慢慢坐 了起来,还是我是木精灵,对一般毒药迷药都是免疫的,唏嘘了一声,刚来的第 二天居然差点被一个少女强奸了,这个世界真是混乱啊。

我看着睡在地上的兔少女,虽然是强盗,但是似乎也没有想害我性命,我把 她抱起来放进了一边的草丛中,拿起她的小刀又从她的包裹里翻出迷药一并收为 自用,「我知道你内心不坏,以后别出来做强盗了,做个好人吧。」我知道她听 不见,但还是不由地说了,刚站起身来想走,又摇了摇头,拿出一块毯子盖在她 的身上,又找了些灌木将她完全遮蔽在里面。

我拍了拍手,刚要站起身来,却被一只手拉了一下,后仰倒下,天旋地转的 时候马上又感觉到嘴被一个软软的东西压住了,兔少女在亲我,许久才放开我, 「小鲜肉,这次算是赢了,下次我一定会好好收拾你的。」兔少女松开了我几下 就跳没影了。

我回味着嘴里的香味,感觉真是舒服。我继续来到了一个村庄,看到了门口 贴的告示;通缉,狐仙素丽,魅惑强奸5人,杀死2人,赏金200金币。

通缉令似乎挂了很久,周围也没什么人围观,在意下吧,毕竟冒险者也是要 吃饭的。似乎看得太认真了,竟然没注意一个穿着斗笠的女孩站在我身后了,一 回头便把她撞倒在地。我连忙想扶她起来,而她却推开我的手,一跃而起,惊讶 中我没有收回的手触摸到了她斗笠身后似乎有毛绒绒的东西,斗篷飞起,我似乎 看到几根黄色的尾巴。

女孩也似乎感觉到了,挥舞了下斗篷挡住我的视线,一下就跑不见了。奇怪 的女孩,而我也没想那么多,刚走进了村子便有小贩大声吆喝起来:「那里的冒 险者,要不要来一块猫娘的乳房呢,真是美味多汁不可多得的食物啊。」

猫娘两个人触动了我的心弦,我刚想拔剑却又想起小丑和我说的,我只能无 奈地要不要头,当作没有听到。旅馆里也是一样的景色,厨房甚至被搬到了大厅 中央,厨房正在饶有性质地表演着活体烧烤兔女,腿上的毛都被退的精光,皮肤 已经被烤的酥脆金黄,下面的客人还在不时地起哄,「我出3个金币买这位小姐 的乳房。」「我出5个金币。」「我出6个金币买她的大腿。」观众中有几个还 牵着一个魔物娘,她们像动物一样趴在地上,大部分都是一丝不挂,等着主人丢 下几块食物果腹。

「一帮畜生都不如的家伙们。」我嘟囔了一句,很小声,却没有逃过周围几 个人的耳朵,一个满身肌肉的壮汉,抓着我的衣领一把将我拎了起来,「什么你 再说一次看看,你这不知死活的外来人。」

「你们这群家伙,为什么要吃掉这些女孩,她们有什么错。」我嘶喊起来, 用力挣扎想从壮汉手里挣脱。

「我看你是找死,那我这就送你去陪她们。」壮汉另一只手握紧了拳头,猛 地向我袭来,我感觉到撕裂空气给我带来的压迫感,我闭上了眼睛。

拳风却意外停止了,一个年轻人挡了下那一拳,身材纤细,给人的压迫感却 可以压制在场的所有人,年轻人抬起头看了一眼壮汉,我可以感觉到他全身都哆 嗦了一下,慢慢地将我放下。年轻人把手抬到胸前,做出一个致意的动作,「这 位是我的朋友,有什么得罪你们的地方还希望你们能原谅他。」

一句话都所有围观的人都惊了一跳「不会不会,我们只是在和他开玩笑呢。」

我刚从压迫中舒缓,不由咳嗽了几声,壮汉连忙在我背后拍了几下,还不忘 示好,「居然能和挖坟大人做朋友,你小子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

人群散去了,我跟着年轻人走进了包间,我便向他道谢,「谢谢你救了我, 但是我好像没见过你。」

年轻人手从脸上带过,一个小丑面具出现了,他居然是那时候的小丑,我看 着他我知道动手是极度不明智的选择,但是双手还是紧紧地握拳,愤怒不断冲击 着我的内心。

「一切都是命运之门的选择,你是改变这个大陆的天启,我已经在这等了你 数百年了。」声音无比喜悦,我却没有透过面具看到他的表情。

「天启?我不过是普通的冒险者,而且我连你一招都接不下,怎么可能会改 变这个大陆。」

「人最强大的不是力量,还是精神,这篇大陆需要一股新的力量,而你就是 上古预言的天启。」他的眼光扫视了一下我的全身,「不过我还不确定预言的真 实性,至少你现在已经中了狐仙的诅咒,如果能活过今天,就来帕拉之城找我吧。」

我只感觉他突然就从我眼前消灭一般不见了,真是个奇怪的人,我试着在全 身摸索着,忽然脖子一侧摸到一个爪印,难道那个小女孩是狐仙?我打开了《魔 物娘事典》想搜寻一些资料。

狐仙:只在东瀛地区出没的拥有狐狸特征的兽人型魔物。

在森林与山地等地方栖息,但也有不少化身成人在人类城镇生活。

虽然是妖狐的亚种,但比妖狐要老实,对人类非常友好,不会袭击人。

平常就很贤淑,而且对心仪的人类男性诚心诚意地对待与献身。所以大部分 人都会迷上她们,将她们娶为妻子,生活在一起。

虽然从外表上看她们很老实,但实际上她们对性欲的需求与妖狐并没什么区 别,极易欲求不满。虽然不会违背丈夫的意愿进行霸王硬上弓,但会想方设法引 诱丈夫来与她们交合。

她们的尾巴就是魔力高低的象征,通过与男性性交摄取元精储存魔力,最多 能长出九条尾巴。

她们的性欲也与尾巴数目成正比,尾巴越多,会越积极的诱惑丈夫。

就算尾巴再多,也与妖狐无异。她们不能将庞大的魔力尽数吸收进体内,魔 力会逐渐溢出到四周。但和到处散发魔力的妖狐不同,她们擅长制御魔力,会将 魔力导向自己的丈夫。身体被魔力渗入的男性,理性会降低,性欲会增加,很容 易就把持不住而与她们做爱。有九条尾巴的狐仙被称作「九尾狐」,拥有接近神 的巨量魔力。因此,九尾狐的丈夫体内也有数不尽的魔力流入;再加上九尾狐那 难以满足的性欲,所以几乎每天都要进行不断的性交。

狐仙的诅咒:狐仙愤怒的追杀令,中者不管在哪狐仙都会发现你,当夜狐仙 机会来取走其性命,不死不休。

额好像惹到麻烦的事情了,我还什么都没做呢,算了反正都好运了这么多次 了,拼了这次,我走出房间,旅店老板便凑了上来「您就是挖坟大人的朋友吧, 我准备了我们这最好的套房,请您一定要住在我们这。」

我晕晕乎乎地就被拉到房间里,什么也不管了,我脱掉衣服,好好泡了一个 澡,躺在床上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狐仙来杀了我吧,我也值了。这时我听到屋 顶,瓦片被拨动的声音,我立刻跳起来,用被子包住枕头,提起剑,躲进了床底 下。

窗户被踢开,唰唰两声我听到银针刺在床垫上的声音,素丽走进了床边,掀 起了被子,被扎破的枕头瞬间漫天飞羽。我知道她此时的表情一定是无比惊讶, 我从床底翻了出来,剑直接刺向了她的小腹,叮地一声,剑刃被她手中的银针挡 了下来,「我知道你不是好人,白天想抓我,晚上还偷袭我,卑鄙!无耻!」

「什么啊,明明是你想偷袭杀死我。」我转动剑柄,剑刃弹开了她的银针, 尖锐的剑锋继续向前,素丽似乎完全没有躲开的一丝,我偏转了剑锋,避开了要 害,而此时素丽忽然转身亮出了自己三根大尾巴,如流星锤一样砸向了我。我感 觉骨头都要被砸断了,身体飞出去撞在了床头,短剑也脱手摔洛在地,她的尾巴 如果手一样扫过我的身体,我听到她从身上继续抽出银针的声音,我慢慢从腰带 里抽出了短刀,使出全身力气挥了过去,素丽似乎没想到我还有一手,扎出的银 针的手也来不及收回只能极力闪躲,短刀只是擦破了皮。

「垂死挣扎吗,真是可惜了。」银针刺进了我的大腿,我发出一声惨叫,而 正当她想继续折磨我的时候,她晕倒了过去。

我拔出了扎在大腿上的银针,把她抱到一张椅子上,找了些东西把她紧紧地 绑了起来。不一会她就醒了过来,呲牙咧嘴地喊道:「卑鄙,无耻,居然用这种 手段害我,我不服,我们再打,我敢把我交给领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只是看着她,等她吼累了我才缓缓地说:「我没想把你交给什么领主,我 也不想杀你,我是外来的冒险者,好奇才去看看通缉令是什么,而且我只是想扶 你。」

「虚伪还想骗我,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她把头偏向了一边。

「我放你走吧,不过你要保证不要再来害我了,我不会去举报你的保证。」

我走向了她,想解开她的束缚。

「不要你在这装好人,我可以自己挣脱。」三根尾巴甩过椅子,木质椅子并 被砸成了碎片,她直接跃起再次将我扑到在地。

虽然眼里没有了杀气,但是我想她也不会让我好受的,就在这时,大门被人 推开了,旅店老板一脸困倦的看着我,「客人,现在大家都睡着了,请您安静一 点。」随后看到一切的他发出了他本能的最大声音。「杀人了,狐妖素丽杀人了。」

一边喊着一边跑掉了。随着杂乱地脚步声,貌似大队人马要冲进来的感觉。

我凑到她耳边说道:「快绑架我。」她一脸惊讶地看着我:「你说什么?」

唉真是麻烦,我叹了一口气,拿起短剑,架在我自己脖子上,又把剑柄递到 她的手里。面对着冲上来的一群人,我大喊道:「你们都退后,要是素丽伤害我 的,挖坟大人会给你们好看。」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了,拥堵在了门口。我几 乎是推着她走到了窗台边上,我对着她的耳朵边轻声说道:「快走,以后不要随 便杀人了。」而她低着头,忽然抽泣了起来,「你这是个大笨蛋,你为什么要对 我这么好,我想杀你的人啊。」

「什么都别说了,快走。」我几乎是所能控制不让其他人听到的最高声音吼 道。「如果能早点遇到你,也许一切都不一样了。」她用膝盖顶了一下我受伤的 大腿,我瞬间跪倒在地,她握住我的手,将短剑直接刺进了自己的胸口,鲜血飞 溅而出,我的眼前一片殷红,我看到了倒下的身体,最还在喂喂张合着:「谢谢 你。」

「不!」我抱住了她却什么也做不了了。一样绝望的感觉遍布我的全身又是 那样的死亡,听到我的叫声其他人才敢上去,却只看见我抱着素丽的尸体。

人群的欢呼声,围绕着逐渐变冷的尸体,我的大脑再一次一片空白,我好无 直觉地被他们抬了起来,庆祝似的抛到半空中,被接住,被再次抛起,我不记得 我怎么样被送到领主的宫殿,怎么样被嘉奖,素丽的尸体又是怎么样被处理掉, 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手里只留下了她的三根毛茸茸的尾巴。

眼泪再一次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倾泻的潮水一般,我对这天空嚎叫起来,为 什么要这样,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合上书的,至少在我的时代,魔物娘虽然依 然会被当作食物吃掉,但是她们至少可以和过上一段时间人类的生活,不用和书 里一样,每天过着动物一般的生活,知道这些都是爷爷的努力,但是我第一次知 道过程是那么艰辛。

我突然感到了背后的杀气,极速地闪到了一边,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持着 短剑出现在我背后,短剑刺进了我的书桌,她将利刃一挑,木屑飞溅出来刺向我 的要害,抬起左手我遮挡了一下,木屑扎入了我的手臂。剧烈的疼痛让我左手失 去了知觉,随着身体的跳跃,右手用尽全力才拔出了墙角的长剑,该死,为什么 当初要选择修炼双手武器。

我摆出了战斗的姿态,内心却已经虚弱不堪,「你是不是魔族余孽,当初我 爷爷没有杀掉你,今天我一定会把你斩杀剑下。」

斗篷杀手从怀里摸出了一样东西放在书桌上,那是,我的瞳孔极速地放大, 那是姐姐的尾巴,毛绒绒的狐狸尾巴。不可能,不可能!难道姐姐已经被它杀死 了吗!「不。」我发出一声怒吼,爆发出了连自己的意想不到的力量,长剑斩向 了斗篷杀手,而她手里的短剑却被她慢慢放在了书桌,而狂怒的我已经完全没法 控制自己的动作,长剑迅猛的斩过斗篷杀手的身体,锋利的剑刃没有阻碍地将她 的身体切成了两半,一口鲜血吐在了我脸上,几根毛绒绒的尾巴出现了我眼前, 被血染得鲜红,内脏流了一地,我揭开了她的斗篷,那张脸,居然是姐姐,怎么 会,我连忙抱起了她的身体,大声痛哭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尾巴摇了起来,擦去了我的眼泪。

「你以后一定要坚强,天启的后代必须经历的试炼,爱丽丝你没有亲手杀死 她,试炼没有完成,我必须履行义务。」

我把头埋进她的胸里,「姐姐真的是太狡猾了,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姐姐。」

但是不管我怎么哭喊,她的意识还是一点点流失:「真是个美丽而残酷的世 界。」尾巴也失去了活力,完全垂落在了地上。